漆器文化
首页 > 家具文化 > [ 漆器文化 ]
工匠精神与彝族文化:大方漆器手艺人的坚守
日期:2016-12-08 查看:1479 【 字体:

段义清楚地记得40多年前看村里老人们用刀在漆树上采漆的场景,只是那时他不清楚树上流出来的那些液体究竟有什么作用,更不知道它们对于自己的家乡——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,有着怎样的意义。如今,52岁的段义是大方县文化遗产管理局局长,大方漆器的传承保护与发展成了他日常工作的重点,缘于大方漆器制作技艺在2008年被国务院命名为“大方彝族漆器髹饰技艺”,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;2011年,大方县成功申报为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,并成功申报两名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。

传承彝族漆器工艺责无旁贷

在距大方县城约30分钟车程的循环经济产业园区内,有一家高光彝风漆器工艺制品厂,门口悬挂的“大方彝族漆器髹饰技艺传习中心”和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”两块牌子颇为醒目。

彝族人高光友是县里两名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之一。上世纪80年代末期,高光友到大方漆器厂工作,认识了恩师杨少先。曾经的大方漆器制作是家族式传承,传男不传女,直到改革开放后,老手艺人才逐渐转变观念,杨少先看中了高光友的勤奋好学肯吃苦,逐渐将自己的一身本领倾囊相授。

大方漆器一度与仁怀茅台酒和玉屏箫笛并称“贵州三宝”,其制作工艺复杂、工序繁多,从生漆收割、胎坯制作到漆器形成,全部50多道工序、80多个生产环节,都需手工完成。其中,纯大漆和皮胎是大方漆器所独有。在高光友眼里,漆器是漆的艺术,漆器设计要求材料、造型、装饰三者统一,首先要突出漆质本身的自然美,即以造型单纯、装饰简洁来突出漆质的美。“黑、红、黄三种颜色是彝族漆器的典型特点。”高光友说。

据高光友回忆,大方漆器厂在进入新世纪后难以适应市场经济大潮,生产和经营逐渐变得艰难,2004年前后,工厂停产,技师和工人外流,有的单干,有的合作办起小作坊。“当时做漆器待遇低,加上工艺复杂,做一件成品需要很长时间,所以年轻人对此基本不感兴趣,宁愿选择外出务工。”高光友说,古老工艺需要传承和发展的念头支撑他坚持了下来,一直留在大方进行漆器的研发创作和生产。“大方漆器是彝族文化的一种体现形式,是彝族的文化财富。我是彝族人,传承和保护彝族漆器制作工艺责无旁贷。”高光友说。

高光友的儿子高俊今年28岁,大学毕业后留在了父亲身边,他告诉记者,目前工厂订单化生产,效益还不错,去年年销售额120万元,主要订单来自福建、广东广州。记者到访这一天,生产车间除了传统产品之外,工人们正在赶制一个2000只手镯的订单,每个手镯的市场价达400多元。

漆器行业发展的困难与应对

顺德路是大方县一条古色古香的街道。“几年前漆器生意红火的时候,这条街有大小几十家店铺卖漆器,县里制作漆器的厂家也有近百家。但如今只有不到10家企业还在制作生产,街上卖漆器的店铺也少了很多。”段义告诉记者,2012年,大方县漆器产值在1200万元左右,到了2014年,漆器产值不足400万元,从业者也从几百人锐减到100人左右。对于这种变化,段义认为主要原因在于:产业扶持资金有限,产业发展缺乏持续动力;产品设计理念较落后,生产效率低、生产利润下降;行业人才青黄不接。

  古典家具专卖店: |   北京   |  南京   |  苏州   |  杭州   |  广州   |  深圳   |  济南   |  寿光   |  昆明   |  大理   |  兰州   |  长沙   |  海南
|   武汉   |  厦门   |  天津   |  甘肃   |  
  漆器·工艺品专卖店:|   北京  |  南京  |  杭州  |  苏州  |  海南  |  深圳  |  厦门  |  

    分支机构:|   北京办事处  | 厦门营销中心  |      友情衔接:山中企业集团  红木信息网       技术支持:

福建山中古典工艺家具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闽ICP备09019091号